【作者访谈】蜗牛尼卡的魔幻魅力

上一篇下一篇   2012-6-13   热度:23379

  【尼卡的简历】

  红袖ID:尼卡

  民族:汉

  昵称:卡卡,老卡,蜗牛卡

  性格:开朗

  座右铭:有节骨乃坚,无心品自端。

  最喜欢的作家:简•奥斯丁

  最喜欢的一部作品:《艾玛》

  【尼卡的代表作】

  《河自漫漫景自端》 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00381/

《必剩客的春天》 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13013/

《一斛珠》 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63958/

  

  【尼卡的自白】

  

  尼卡,英文名Veronica,中译为维罗尼卡。在红袖注册的时候,维罗尼卡、薇若妮卡都已经被注册,于是用了后半段。简明利落,也正好是我的性格。于是便有了“尼卡”。

  开始写故事是从大学时代,很多年都只是放在电脑里存着,闲散的时候翻出来写一点。电脑里至今存着很多的“坑”,都是开了头没有结尾的故事。第一个发表的作品,是《河自漫漫景自端》。开始取的名字是《故园风雨后》。很古典的名字,后来总有人说仅仅看名字以为是乡土文或者民国文。也用了个很“大宅门”的封面图。一点一点的发布,从没有点击没有收藏,到忽然有一天有了第一条有内容的留言评论,到被推荐给第一位编辑大人,经历了大约有三四个月。之后这个故事,和“尼卡”这个名字,慢慢的被更多的人知道了。回想起来这只是很短暂的一个过程,我还记得那段时间是第一次给图推荐,正好是外出旅行,在泰山之巅跟朋友聊天,我还在说,哇推荐了之后都没有人在读。好朋友就笑。她后来还是说了几句话,大意是有有勇气发表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我想跟我这个小说一样,我应该永远都不会忘记。回来以后,看到文后增加了很多留言。非常感动和温暖。就在那个时候,觉得这个故事,是真的开始被更多的人阅读、喜欢了。

  通常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,便不会觉得辛苦。如果有辛苦,那也是甘之如饴。所以对走上创作这条路,所有的辛苦和艰难,以及遇到的所有意料之中、意料之外的事情,我都能坦然面对和承担。因为获得的乐趣和幸福感远远超出了辛苦和艰难。

  常说自从来到红袖之后,包括来红袖本身,都是“机缘巧合”。也常想如果没有来红袖发布作品,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子。也许仍然是一个空闲时间读读书、写写字的人,非常多的故事只是写来给自己看而已。至今没有任何改变、也是永远不会改变的,仍然是对于文字、对于讲故事的热衷和热爱。

  

  【尼卡的问答】

  1、红袖:听说你已经收到红袖派发的神秘船票了,猜猜会去哪里,做什么,做好准备了吗?

  我猜吗?我猜……大概会去一艘真正的大船上。会有一个盛大的party。如果是这样,我需要一条裙子,还有出发的时候把自己带好。

  

  2、红袖:你的《一斛珠》获得了2012华语言情小说大赛第二赛季的冠军,目前又在冲击决赛的名次,预测下会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呢?

  赛季冠军已经是意外之喜。进入决赛的都是最优秀的作品,因此不管《一斛珠》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是可以欣然接受的。哪怕最后一名也没关系,比赛的过程已经给了我太多非常难得的经验。这是我的作品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赛,跟很多优秀作者和优秀作品同台竞争本身就是一个最佳的学习机会。

  

  3、红袖:给我们讲讲《一斛珠》的主要内容,以及人物性格吧。其中最喜欢哪个人物?

  《一斛珠》是一个化茧陈蝶的故事。主要的几个角色有倔强坚强的女主郗屹湘,有温润如玉的君子叶崇磬,有乖张真性的董亚宁,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叫“多多”。茹若那天微博艾特我说,最近有个说法,说做每个作者的小说里都会出现多多这个名字。我说我的作品中起码出现了两次。《一斛珠》里的多多是我第二次用这个名字在小孩子身上。可能这就是一种偏爱。所以其实这个故事里,我最爱的是多多。非常可爱的一个小孩。聪明,机灵,敏感,懂事……能够想到的一切形容可爱小孩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他身上。现在很多读者朋友会说,最爱的是他。哈哈,怎么可以这样,让男女主人公们情何以堪啊!

  

  4、你小说的名字都别具新意,《一斛珠》应该是个词牌名,为什么会选用这个词牌呢?

  “一斛珠”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词牌名。念起来好听,看起来好看。选取做题目,取其中的“珠”字含义。成珠的过程是异常艰难痛苦的。寓意便是文中无论哪位主要角色,那种为爱和成长付出的代价,与珠子的形成相似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名字寓意取成这样,写这个故事的过程里,我也有些特别像一个河蚌。含着沙子磨啊磨的,写的很慢而且遇到的困难也很多。希望最终不管什么形状,磨出来的珠子都是这一年时光的凝结,不辜负自己这么久的研磨,也不辜负那么多读者朋友的期望。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

  

  5、红袖:从《河自漫漫景自端》开始就引领了红袖高干文的热潮,现在的《一斛珠》也依然是高干题材,为什么会钟爱这种题材呢?和你自身的经历有关系吗?

  其实给大家留下这个印象,多半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写了三部作品,其中有两部要归到这一类来,这样看上去大概是我总是在写这个题材的故事吧。发表第一部作品《河自漫漫景自端》的时候对高干文这个分类还不清楚呢,完全误打误撞。至于我自己,钟爱的倒是另外一类,比如“悬疑+言情”的《必剩客的春天》。我尝试过并且以后还会继续尝试这种类型,以及其他的。之前也有朋友问我,是不是尝试下写穿越文、古文或者民国文?我说只要有时间,只要我愿意写,我慢慢都会尝试。

  时常有读者说我写《必剩客的春天》跟《河自漫漫景自端》判若两人,会觉得这不是同一个作者写的。我听了就觉得特别开心。这样的话,每一部作品都会展示自己文字性格中不同的一面。不过我相信,作品骨子里的东西应该是不会变的。

  

  6、红袖:你的小说中有没有人物是有你生活中的原型的?为什么会引用这样的人物呢?

  个别人物原型肯定是有的。对我来说写故事最基本的原材料就是每天接触到人和事。我举两个例子。第一个是《河自漫漫景自端》中佟铁河被祖父带去军马场看马骑马的片段。写出来是很自然的,因为记忆中非常深刻的就有,天还没有亮就缠着姥爷带我去看马,很冷很冷的时候,姥爷的背非常温暖。这一段写完之后我没有再回去看。不敢。用这段文字,纪念我姥爷。第二个是《一斛珠》里湘湘的父亲给她理发的片段。我在上高中以前,都是我父亲负责我的发型。可以想象,我一直是什么样的发型……但是现在回忆起来,这些小事都是非常温暖的。有时候不是故意引用,而是写着写着不自觉的就写出来了,也用这种方式,用文字纪念下过往的时光,挺好。

  

  7、红袖:很多人抱怨你码字“龟速”,怎么催也都是稳稳的一天2千字,你这2千字需要多长时间,每一句都需要字斟句酌吗?

  对,说到龟速,昨天还有读者急了,给我扔了鸡蛋。看到催更的鸡蛋真哭笑不得。我想说我真是急脾气的人,可是到了写文不晓得怎么了,活生生的就成了个慢性子。

  其实我打字速度不慢,写的快的话两千字两个小时之内就出来了。可是我进入状态会比较慢,然后呢,大脑也许有个类似的“生物钟”在调控,我写满了两千字之后,那是真的一个字都多写不出了。

  还有就是“稳稳的”一天两千字,也不太稳。有时候一卡文,是两千字都没的。

  说到这里特别感谢下我家编大,给了我非常大的空间。虽然我想,肯定也是看着这个速度很着急的。

  

  8、红袖:不过你这样的龟更速度都让千万读者每天苦苦的等,你觉得是什么那么吸引他们?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作品风格,是什么?

  我用什么吸引了她们……告诉你我会法术。“咻咻咻”,变变变,她们就被我定住了!跑都跑不掉!开个玩笑。作者和读者之间应该有一种叫做“气场”的东西,合了就合了,会有一段时间分不开的。单从作品来说,那就是作品营造的氛围,是不是让读者欲罢不能,让她们进入那个状态、牵肠挂肚了。我想她们容忍我的速度,还会在我写的好的时候夸我,写的不好的时候批评我或者鼓励我,大概是因为这样。对我来说,对她们来说,一个作品简直就是一个孩子,我们一起看着他长大呢。

  作品风格的话,温暖?我不知道自己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的,自己看自己肯定不够中立不够客观。但是让我想一个词形容自己,应该是温暖。我希望自己是个温暖的人,作品是温暖的作品。无论作品中承载着怎样的故事和寓意,最终都该是给人希望和快乐的。我也希望自己写的很快乐,也把快乐带给看文的人。好情绪是会传播的。

  

  9、红袖:你的每部作品评论都是几万条,尤其华丽的长评居多,给大家透露点提高评论的妙诀吧。

  说老实话,这几万的评论有很大一部分是我自己贡献的,因为我常常跟读者朋友们聊天。这种互动总体上看是良性的。每天我固定的在更文之后会花一点时间在评论区,时间久了大家也都知道我的习惯。会说晚上在评区见到我露面,那应该就是已经更文了,快去刷更!

  所以对我来说,提高评论的妙诀在于:参与互动,贡献留言。有时候没有那么多时间,我也会去看看。习惯了。

  至于长评,那的确是因为看文的读者朋友当中的确是强手如林。有些文字水平之高、思考程度之深,身为作者甘拜下风。非常多的长评,其实远远高于了作品的水准。这是必须承认的,也是让我非常高兴和深感骄傲的。

  

  9、红袖:都说文如其人,你淡淡的文字下应该也是个淡淡的、低调的人,不知道感觉的对不对呢?

  文如其人,确实。我之前有说过:文品如人品,人品如文品,品人如品文,品文如品人。虽然文和人不能完全划等号,文字肯定有刻意为之美化提升的部分,但是透过文字了解一个作者应该是最直观的。我相信作者对文字的诚意会在文字当中表现出来,会被看到。所以我就是个想安安静静的写着安安静静的、平平淡淡的故事的平平淡淡的人。过去的几年是这样的,希望以后继续这样。

  

  10、红袖:平时喜欢看什么书,能够陶冶自己的性情并且增加写作的储备量?

  我看书比较杂。比较偏爱的是小说类、随笔类、杂文类、历史类。其他的只要好看的、能看进去的都会看。比如说去年有一本书《爸爸爱喜禾》。那是一位自闭症儿童的父亲出的书。内容大部分都是简短的话,都在他的同名微博上发表过了。可还是在看的时候泪流满面。看这类作品的时候情绪会完全代入。哭也好笑也好,太痛快了。

  不过自从写小说以来严重压缩了阅读时间,经常想起来会觉得有点儿发慌。还是需要每写完一部作品停下来休息调整,补充能量。

  

  11、红袖:说说你今年最想实现的一个愿望吧。

  今年最想实现的一个愿望,在写文这一块,就是希望能圆满的把“珠子”写完。不敢说一定会写好,但是至少该有写好的心。

  

  12、红袖:很多读者一路跟着你走来,不仅要“忍受”你小说中的肝肠寸断,更重要的是要忍受如此慢速度追文的痛苦,对她们说几句,以表安慰吧。

  安慰的话我还真不会说。

  我是个很麻烦也很倔强的作者,倒挺多时候会跟她们呛声掐架,耍赖的时候也不少,厚脸皮撒娇也有。好在我家读者都是善良的心软的(吃准了她们善良心软才能欺负她们呀),每次都会容忍我的坏毛病。我呢,经常说加更加不了,说更文更不了,她们也都忍了。想到这里就总是会觉得心里特别过不去。常常表示歉意,她们也总是能够理解。所以我常想我是遇到了一群多么好、多么疼爱和纵容我的读者啊。

  想跟她们说:我真不是故意慢的……以后我会好好的写文。你们知道我的心愿就是安安稳稳的写出干干净净的“卡卡式”文字给你们看。写文是件寂寞的事,有了你们才觉得不寂寞。感谢你们愿意等我。另外我会好好照顾自己,不让你们担心。也请你们好好照顾自己。我爱你们。